我大概是个死人
偶尔诈尸

千机失算3、4(完)

  悬崖,绝路。
  三界六道停在距离包子入侵18个身位格处,沐雨橙风也停下,架起稳定炮架,准星对准三界六道的头颅。
  “好我们看看这次三界六道会不会爆出千机伞呢?”革命志士激情演说。
  叮咚一声脆响,“您的好友一枪穿云已上线”
  三界六道泪流满面,感谢组织终于记起自己还在这逃亡派人来送温暖了啊!
  一枪穿云发来私信,三界六道在沐雨橙风的狂轰滥炸中抖着手打开,枪王的讯息一如既往地简洁:“稳住。”
  三界六道一口凌霄血。
  这怎么稳住?!稳得住么?!这边枪炮师狂轰滥炸后面还有个流氓在那扔板砖!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个普通玩家你们要这样对我?!!
  三界六道心如死灰。
  血线疯狂下降,原本靠恢复药水拉在35%的血线清空,三界六道的手干脆离开了键盘。又得死一次,不知道这次千机伞会不会被爆出来,要是被爆出来了我们轮回的脸会不会被打肿?他漫无边际地想着。
  圣光笼下,三界六道来不及彻底清空的血线一跳。
  屏幕后轮回会长的眼角也是一跳。
  伴随圣光笼下的,还有一叶之秋与影子军师沙寒缠斗的身影。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隔着屏幕都可以看出这哥们的疯狂,“轮回大军终于到了!不止如此,一叶之秋还引来了野图boss!这是什么策略?围魏救赵啊这是!难道羊习习的六个核桃有效了吗?!”
  后面一串“兄台你图样图森破这一看就是wuli江副的手笔羊习习别听他的六个核桃不能停”。
  另一边加紧报道:“一枪穿云也过去了!”
  “兴欣大战轮回?!季后赛直接开始打了吧这是?!”
  苏沐橙也是愣住了。她被稳定支架固定住了,无法脱身,眼见一枪穿云向她冲了过来,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加紧火力输出。包子入侵想冲过来帮忙,却被一叶之秋牵着跑的boss打中,不得已和孙翔打起来。这边一枪穿云势如破竹,闪避开到max,如此近距离的火力压制都没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两厢对轰,周泽楷占彻底的优势。
  苏沐橙咬牙,心里默念千机伞千机伞千机伞。
  时光厚重,伞下是一人温润的眉眼。
  沐雨橙风火力骤然增大,火力线直接铺到眼跟前,一枪穿云猝不及防,闪身后退,暂避其锋芒。但相较下来,主动权是被轮回握稳了。
  三界六道心中升起万丈豪情,如侠客将剑拍在客栈桌子上一般把手拍在键盘上,屏幕里角色一阵抽风后站在战局外雄姿英发,脸上就差把“兴欣的人来战啊老子就算只有1%的血老子能活到最后”刻上去。
  于是头顶一个标着兴欣公会小标识的小机械师依诺开着机械旋翼从悬崖上哒哒哒飞下来,冲到三界六道身边,咔嚓一下把他给秒了。
  叶修的声音响起:“哟,都出来了?够热闹的啊。”
  现场有一秒钟是寂静的。
  小机械师手脚不停,立刻发动技能磁场线圈,一叶之秋将boss仇恨很巧妙地转到包子身上,抄起却邪往叶修身边冲。叶修不闪不避,纵容一叶之秋冲到身边,这时孙翔发现不对已经晚了,包子的板砖冷却时间到,破空而来。
  一枪穿云当断则断,抬手速射将板砖打断。一叶之秋豪龙破军,却邪架上小机械师右手的枪。在这种极端劣势情况下叶修还笑得出来:“孙翔同志,你没发现你们队什么东西少了么?”
  孙·真实诚·翔立马回头一看,三界六道还是幽灵状态飘在那里,千机伞没爆出来,立刻放心了。他转回头来信心满满:“放弃吧你这种空城计对我是没……?!!”
  前方机械师闪开,一个元素法师吟唱刚刚结束,一叶之秋脚下出现一个发光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苏沐橙不要太熟悉,她立马失声叫出来:“秀秀?!”
  楚云秀用的是马甲号,被苏沐橙认出来了也不惊讶,继续淡定吟唱。叶修腾出手,三下两下将boss的仇恨拉到手,再次打开机械旋翼,与boss一起消失在悬崖边,临走丢下一句:“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包子跳起来:“交给我吧老大!”
  苏沐橙也不废话,喊道:“包子,走!”喊完,居然真的不打了,干脆利落地带着兴欣的人与楚云秀一起离开。
  ……被女神追了一路的三界六道突然觉得有点寂寞。
  孙翔有点怀疑:“叶修不是来抢千机伞是来抢boss的?千机伞他们不要了?”
  周泽楷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江波涛忙着带领公会抵抗其他公会的冲击,没有跟过来,在场的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看向死亡视角的三界六道。
  三界六道冷静道:“要不我先复活把千机伞交易给你们吧。”
  周泽楷点点头,白光亮起,三界六道的角色渐渐成型。这时候听见悬崖上一人大喝:“快跑!”是刚刚混战中未曾露面的方明华。他刚喊完,刚刚转身离开的小机械师立刻牵着boss从天而降,只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小机械师落下来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了,扣掉10%的血。
  而离去的苏沐橙又架起稳定支架,实力诠释枪炮玫瑰的暴力美学,炮火的掩映下,散人君莫笑眨眼便在咫尺之间,一记落花掌将三人吹开,三界六道都没点开交易界面。
  这一刻,三界六道福至心灵。
  感情人家是怕他们占优势了自己不复活啊摔!
  但不一会儿三界六道就泪流满面了,因为他发现,如果真的是那样,他还真的不会复活……
  骨气呢?抢千机伞时候的骨气呢?!

世界频道

这个解说有点中二:さあ、ゲームを始めましょう。(现在,就让游戏开始吧。)

  君莫笑在与一枪穿云缠斗的过程中抽冷子向这边放了个暗枪。
  三界六道第十四次死亡。
  海无量从草丛中跳出来捉云手出神入化。
  三界六道第十五次死亡。
  包子入侵抽风一般向没有人的地方丢出一把抛沙将慌不择路的三界六道晕个正着。
  三界六道第十六次死亡。
  毁人不倦蛰伏在公会人群里影分身冲出将三界六道打到老眼昏花。
  三界六道……三界六道摔了鼠标怒吼我去年买了个表。
  荣耀服内熙熙攘攘,世界频道上计数君与解说帝同在,轮回的人大喊会长加油挺住,三界六道老泪纵横地表示会长老了玩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放开我我要回家种田,一叶之秋追着君莫笑打,居然把堂堂叶秋大神杀到下线遁。不等他得意长笑,两个战斗法师齐齐冲出,寒烟柔在左战斗格式在右,两人齐声说:“我陪你打。”
  杜明跳起来:“女神!看我女神!”
  一枪穿云在场中横冲直撞,守在三界六道身旁,饶是如此千机伞也没交易出去,因为一旦三界六道点了复活就会发现身边不知道哪个普通角色突然冲上来一个技能将他吹飞,却原来他身边一圈人都是叶神马甲……兴欣不愧是开黑网吧出身的,这套路你防不胜防。
  三界六道不防了,他放弃抵抗,干脆不复活了,就开着死亡视角看周围的人杀杀杀心里笑哈哈说你们这么杀我千机伞也没被爆出来哈哈哈。
  笑着笑着不争气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妈的我不想被杀我也要上场打。
  人群靠拢又散开,三界六道站在正中央,悄咪咪找空隙。有江波涛带队,轮回很轻易地撕破兴欣的防护线,首先带队冲进来,兴欣见状,索性谁都不拦了,开闸放人,哪个公会的都可以带人进来转一圈。现在场上是一团职业选手在乱战,场外各大公会里的精锐玩家齐齐化身咸鱼吃瓜看戏,偶尔有几个尽职尽责的悄悄往他这边蹭,要么被枪王挑走要么被叶神挑走。
  但架不住三界轮回自己往人堆里冲。
  现在他发现空隙来了。刚刚他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冲进了蓝溪阁的人堆里,周围最显眼的就是带队的蓝桥春雪。蓝桥春雪他熟啊,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啊,这绝对不可能是叶神马甲号啊,要是这波复活成功那今晚轮回就完胜了啊。
  三界六道心里顿时痒痒的。
  虽然吧自己第一次死是挂在蓝桥手里,但那不是自己一时不察嘛,要说实力,自己好歹是个会长,不可能会输给他嘛。这成功率好歹也有50%吧。尽管蓝桥那时候单枪匹马的气势和自己抢了他命似的有点吓人,但这不是抢装备嘛,不就得拿出抢命的气势,不然怎么赢。现在自己也做好心里准备了,不至于说连一个蓝桥都逃不过嘛。
  三界六道一咬牙,屏息凝神,点了复活。
  然后,三界六道,就被,华丽丽地,教做人了。
  蓝桥春雪冲上来就是剑影步连拔刀斩再接幻影无形剑收招风残草尽,小剑客那是操作出了独孤求败的风骚。
  三界六道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世界频道疯掉了。
  “蓝团我要嫁给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蓝团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不等他们队形排完,一个兄弟回头一看,发现三界六道被蓝桥春雪伪连连死了……连死了……
  “蓝桥春雪什么时候这么凶残了……”
  “这怕不是本人吧?”
  “看这个骚操作……是叶神?”
  “哈哈楼上你脑残了吧怎么可能是叶神?”
  “停!千机伞爆出来了!!!”
   毁人不倦一个前冲,可惜站位没选好,银光一闪,千机伞收入蓝桥春雪的背包中,叶修的声音从角色处幽幽传来:“可算是爆出来了……”
  三界六道的脑袋直接磕在键盘上。
  “卧槽真是叶神?!”
  “我捋一捋,蓝溪阁的蓝桥春雪的账号卡出现在兴欣,并且是在叶神传出食物中毒的消息之后,而现在的时间是凌晨,所以昨晚蓝桥在哪?叶神和蓝桥什么关系?”
  全荣耀的人陷入深深的思索。
  兴欣黑网吧里,苏沐橙招呼所有人转火,刚刚私通叛国把蓝桥春雪放进去的魏琛拍着键盘哈哈大笑:“傻了吧!哈哈哈哈你爷爷我是卧底!”——为了性命起见他没敢开语音。叶修脸色还是苍白的,嘴上指挥众人拿下那个boss,目光离开屏幕,向蓝河眨眨眼。蓝河别过脸,吹开饭菜上蒸腾的热气,递到他嘴边。
  叶修无声地比口型:“哥厉害吧?”
  蓝河面无表情的直接将饭菜塞进他嘴里。
  好好吃饭吧你就。

  叶修在这个游戏里浸淫十年。
  许多个日夜,身边没有人,照亮他的脸的是屏幕的幽蓝与烟蒂的微红,世界频道喧闹,眼熟的ID一闪而过,不停有人说话,吵得耳朵疼。他退出竞技场,打开对话框。咫尺天涯,友人若邻。
  许多人不会回答,但总有人会回答。
  那些同时代走来的旧友如拘于此间的游魂,有人消散于中场,有人轮回于他乡,有人提枪跨马,颠覆王朝。
  有人离开,有人来,划痕遍布的账号卡旁,似乎从不空荡。
  夜图日出,东方日照如小鸟的心脏,温暖地跳动,是这个游戏的心跳。
  一下,又一下,绝不断绝。
  叶修挥舞千机伞,化伞为矛。面前千军万马虎视眈眈,这是他的天下。
  来来来,我们再热闹地打一场。

世界频道

职业叶吹十八年:一切欧皇在叶神面前都是纸老虎。


评论(6)
热度(49)

© 社会性死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