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李唐来

因为楚留香手游关注我的各位可以取关了。
不是太太是李唐。cp基本什么都吃,偶尔开点文,忙起来就会长期消失(ง •̀_•́)ง
心有理想,姿态谦卑

青峰大辉赚钱记(下)

听着恋爱循环写完全程,最后才发现:这两人根本没有撩!一切粉红泡泡都是恋爱循环营造的假象!
——嘛假象就假象吧反正都写完了。

  导演喊:“快快快!”
  最后一场,取的是夕阳景。黄濑凉太身穿白西装,站在悬崖边上,逆光打开双臂,是少年温柔缱绻的模样。
  船靠岸,黄濑凉太很自然地向外走。只不过才走了一步,就猛然停在原地。
  身后青峰推他快走,也探出头来,看清前面的路况后,他沉默了。
  他看看面前一滩泥水,再看看黄濑凉太脚下的白皮鞋,叹口气,再叹口气。
  拄着拐杖的导演走到面前,黄濑非常自然地为他让出路。他好像没看到这摊泥水似的,一边和副导演讲戏一边一瘸一拐地趟过去,过去之后好像才意识到黄濑还杵在一边,很平淡地吩咐青峰:“你,把凉太背过去。”说完之后也不管两人,继续边走边和副导演讲戏,全程没给青峰一个眼角余光。
  全剧组的人都在自顾自地忙碌,一直照顾他的松上背起两个沉重的箱子趟过泥水,一眨眼已走过两个来回。青峰想找他帮忙,凑过去,不等他说话,松上看他一眼,说:“你挡路了。”
  说完,绝尘而去。
  黄濑已经张开手在那里等,脸上依旧笑嘻嘻的,青峰挠挠头,也不废话,蹲下身手抄膝弯将人直接抱了起来。
  一路走到悬崖边才将他放下。
  黄濑眨眨眼睛,他想提醒他其实不用抱,背就好了啊。但他还是没说,反而伸出一只手环住青峰的脖子,另一只手握拳在空中挥舞,脸上笑开,见牙不见眼:“冲啊!”
  青峰皱着眉不耐烦:“冲什么啊!老实呆着别乱动,把你丢地上哦。”
  “欸——!小青峰真过分啊!”
  是谁在身后打开灯,摇晃的镜头里是两人依偎着的身影。
  化妆组小姐姐看见了,慢条斯理地把青峰喊过来,心安理得地张开双手。
  ……算了装作没看见吧。
  小姐姐皱着眉:“那边那个场工!过来!把我抱过去!快点!不要耽误我的凉化妆!”
  刚要走开的青峰背后一僵,感觉导演也看向这边,不得已认命走过去,把小姐姐也抱了起来。
  小姐姐在青峰怀里絮絮叨叨:“啊小鬼做事就是毛毛糙糙的,前辈叫你要大声回答‘是’,什么都不说是很不礼貌的。还有啊,明星的脸是不能随便摸的知道么,下次再敢不经过我允许摸凉的脸我要你好看啊没礼貌的小鬼。还有啊……”
  “……大姐你很烦啊。”
  “嘶——小鬼你给我看清楚!我哪里是大姐了!要叫前辈!虽然我年纪小但是要叫我前辈!不许叫大姐!!”
  黄濑站在悬崖边看青峰被魔音贯耳生无可恋,默默背过身去。
  “黄濑!你转过身去是什么意思!你在偷笑吗?你绝对是在偷笑吧!”
  “才没有呢。”
  “少来!你绝对是在偷笑!你给我站在那里不要动!等我过去要你好看!”
  “导演!什么时候开机!”
  少年们迎着落日张牙舞爪地大喊大叫。副导演停下来,笑着看向这边。“黄濑君今天真精神呢。”他这样说。

  拍摄用的悬崖下是一片海滩,轮到休息的场工排成排在下面泡海水。青峰将鞋子压在石头下面,洗去脚上的泥。黄濑凉太站在悬崖上往下看,一眼看见青峰坐在一排人里等海水涨潮,眼睛里是倒映的海天一线。
  他回头,向镜头展开双臂,海风凌冽,西服下摆飘荡,少年融化在温暖的云端,拥抱这个世界。
  至此,第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
  一起泡海水的人陆续离开,去参加晚上的聚会。青峰懒得动,在海边瘫坐着,想着要不要给黄濑传个简讯要他帮忙送个饭。
  “小——青——峰——”短信没传,某人已经提着袋子坐到身边来了。黄濑依旧是笑容灿烂的样子,难得他对着镜头笑了一天之后还能笑出来。青峰翻身而起,接过袋子,不遗余力地夸奖:“干得不错嘛黄濑,还记得带饮料。”
  日照已尽,海水倒映圆月,远处是无边黑暗,背后是灯火璀璨,黄濑凉太拉开易拉罐拉环:“小青峰怎么不去聚餐?害我找你找了好久。”
  青峰大辉忙着扒盒饭,回答含含糊糊:“要是在聚会上遇见那个大姐怎么办?那个大姐比五月还难搞。”
  黄濑听到这个笑起来:“哪有,藤原小姐平时都很和善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说起来,”青峰大辉放下饭盒,“我听她叫你‘我的凉’,她是你女朋友?”
  “什么啊?!”黄濑叫起来,“怎么可能嘛,藤原小姐是把我当弟弟照顾的,她自己孩子都两岁了好不好。”
  “哈?!”青峰叫的比他还大声,“孩子都两岁了?那不是大姐是大婶啊!”
  “……小青峰你真是,”黄濑忍笑忍到胃痛,“怪不得藤原小姐针对你啊,你真是太欠收拾了。”
  青峰一拳敲在他头上:“你这家伙,是在取笑我吗?”
  “好痛——!不是啦不是啦哈哈,真的,真的不是啦。”
  “不过,”青峰收回拳头,“孩子都两岁了还能这么工作啊,真是厉害啊。”
  “是吧是吧?”黄濑接话,“我也觉得藤原小姐很了不起呢,家庭和事业都照顾得很好。还有我们导演也是,上次拍摄事故把他腿砸断了,大家都以为要延期了,结果导演打着石膏就过来了,还陪着我们出外景,你没来之前有一场要去山上拍摄,我们导演还是自己拄着拐杖上去的呢……”
  “那么你呢?”
  黄濑的话卡在嗓子里。
  青峰继续说:“你也很不容易吧。”
  一直在镜头面前笑,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笑,一笑就是两三个小时,天气这么热也要西装革履将自己牢牢裹住,背上出了一层汗也要笑。打篮球的时候也是这样,都说是天才,但最开始的时候投篮投不中也坚持投,所有人都走了也会自己默默留下练习,不喊苦不喊累,谁问起来都能很开心地说我很幸运。
  说遇见小青峰很幸运,能打篮球很幸运。
  要不是跟在剧组工作了一天,这说法青峰也会相信。
  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幸运,所有的幸运,都是上苍开眼我见犹怜。
  青峰伸手摸摸他的头。
  “辛苦你了。”
  黄濑眨眨眼,再眨眨眼。
  心脏猝不及防地,咔咔摇晃。
  他歪歪脑袋,笑容柔软如幼兽:“小青峰怎么突然这样?要是在学校也这样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给你写情书的哦。要是我是女生说不定也会中招呢。”
  “要是你是女人,”青峰毫不犹豫,“我就娶你了。”

  ……特地搭最后一班轮渡前来探班的赤司绿间黑子紫原围观全程之后突然转身就走。
  不需要探班了,这两个笨蛋过得很好。

彩蛋1:
  手指从堀北麻衣特辑转移到金发少年回眸的杂志封面。
  青峰大辉把杂志抽出来,拿到前台结账。
  ……不一会儿又转身进来把特辑也拿走了。

彩蛋2:笑容柔软如幼兽——幼兽——诱受(这个是输入法提醒我的不是我本意啊我不是故意带坏小朋友啊我自觉出去背诵道德经加跑圈啊啊啊)

评论(1)
热度(37)

© 自李唐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