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个死人
偶尔诈尸

青峰大辉赚钱记

  青峰大辉发现自己缺钱花。

  小麻衣的最新一期杂志上市了,青峰大辉走进便利店,要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钱包里只剩2000日元了。
  青峰大辉很悲伤地拿800日元换了小麻衣的杂志,第二天没有早饭吃,训练完头晕眼花,迫不得已去偷紫原的零食。
  差点被杀。
  桃井不理解他这种送命行为,与青峰大辉促膝长谈,得知真相是买早餐的钱都被他用来买小麻衣的杂志之后,桃井一脸的“你这种人还不如被杀”。
  青峰大辉挠挠脑袋:“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啦。”
  桃井仰头:“所以说阿大你要不要把杂志退回去?”
  “哈?”青峰大辉掏掏耳朵,“你在说什么啊才不要嘞。”
  “是杂志重要还是早餐重要啦?早餐不吃好是会影响训练的啊!”
  “天大地大小麻衣的胸最大好么?!!”
  ……桃井捂心脏的同时还不忘追加一句“阿大你没救了”。
  两人的座位后面传来某人忍不住了的笑声,黄濑凉太冒出头来,一头金发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灿烂到蛊惑人心:“小青峰你还真的是,彻彻底底地没救了呢。”
  “什么啊,”青峰大辉极其顺手地在他头上摸一把,黄濑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像是在摸老家那只总追着他跑的金毛,“原来是你啊。”
  “说起来,”桃井想到什么,十指交叉撑在下巴下面看着黄濑,“黄濑君似乎是在业余兼职模特对吧?片场有没有什么工作适合阿大的,让他去打打零工嘛。”
  黄濑凉太笑着摆手:“不行的不行的,小青峰这个脾气,到了片场一定会和别人打起来的。”
  “什么啊,”青峰大辉不爽地揽过黄濑凉太的肩膀,“你这家伙是在小看我吗?”
  桃井倒是上下把他打量了一遍,点头附和黄濑的意见:“嘛,倒也是,阿大这种人绝对会和别人打起来的。”
  黄濑在青峰怀里笑着回答:“是吧是吧?”
  青峰额头冒出青筋:“你们两个也太小看我了吧?”
  “这可不是什么小看啊,”黄濑凉太摇着手指,“这可是我凭着对小青峰深刻的了解才得出的判断啊。”
  青峰大辉撇撇嘴,倒也真没再说什么。毕竟黄濑凉太了解青峰大辉,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
  “不过啊。”桃井也摇摇手指,“那阿大你这半个月打算怎么过去呢?赤司君可是说了,如果下次你训练的时候还是这样无精打采的话,就不让你上首发了哦。”
  “欸?”黄濑凉太在青峰大辉怀里坐直,“不是吧?”
  青峰大辉的眉头也倏然皱起。
  “所以啊,”桃井依旧盈盈笑着,“阿大你要不要去试试看呢?”

  人群忙碌,场工将机械放进盒子里,黄濑向导演鞠躬:“实在是万分感谢!”他的身后,站着不自然地拉扯工作牌吊带的青峰大辉与一脸“计划通”的桃井五月。
  导演点点头:“青峰大辉是吧,去那边灯光组。”
  桃井五月一抬头就被震慑了,坐在导演椅上的中年男人左腿还打着石膏,嘴上叼着没点燃的烟,安排剧组工作的时候拐杖就放在一边,整个组内气氛很紧张,来来往往的人恨不得跑起来,黄濑和导演打完招呼之后就拉着青峰到灯光组帮忙介绍,组里的小哥哥笑着说:“是黄濑君的朋友啊。”青峰大辉顿时有了一种被黄濑罩着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和黄濑拉开距离:“要怎么做?”
  黄濑笑:“小青峰真是的,要喊前辈啦。”
  小哥哥摆摆手,示意不要在意这种细节,旋即和青峰介绍起来:“你跟着松上,要做什么他会告诉你的。”
  名叫松上的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看上去诚实可靠,爽朗地笑着:“你去打板吧,这个比较轻松。”
  青峰挽起袖子:“不用,我随便做什么都行。”
  松上眉毛一挑:“哦?那你跟我过来。”
  一行人越走越远,黄濑对留在原地的桃井五月说:“小桃抱歉,拍摄要开始了,你自己回去可以吗?”桃井忙不迭点头,微笑看着青峰和黄濑走进忙碌的剧组中,心里突然生起“儿大不中留”的悲伤。
  我还能怎样,我还不是只能像老父亲一样将你原谅。
  青峰大辉原本的设想中,剧组再累也不会比赤司的魔鬼训练厉害。
  两个小时后他顶着满头大汗在心里呐喊老子要去打20场球赛放老子走。
  累,而且无聊。
  黄濑这次是拍摄定在海边,要求拍出少年的清爽与那种浑然天成的魅惑。青峰原本被安排举打光板。这个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却考验人的意志。打光板的角度不能有偏差,位置不能离明星太近也不能太远,举好之后就不能动。打光板的重量不大,但那么大一块,要迎着海风举好,真的不算简单。青峰大辉举了一个小时,引得全组刮目相看,但,也就只能举一个小时。举完这一个小时青峰大辉感觉自己的胳膊算是废了。导演看他辛苦,和统筹说了一声,把他换到场记,负责打卡,任务是在镜头前喊诸如“B机四场三镜二十七次”等在外行看来意味不明的话,要求话音刚落人就必须跑出镜头,青峰大辉点点头,心想这回废的是腿。
  黄濑凉太的妆被海水打花,导演喊停,化妆组立马冲上去补妆,小姐姐们踩着高跟鞋在沙地上走也如履平地,青峰大辉不动声色地目瞪口呆。黄濑连续在镜头前笑了两个小时,听到停立马收敛,苦着脸抱怨脸都笑僵了,不一会儿又马上亮起眸子问小青峰在哪里。青峰大辉走过去,黄濑凉太仰着头问小青峰怎么样习惯么我刚刚拍摄没有办法关注你导演脾气不好你有没有被骂,青峰大辉一脸不爽地回答老子才不可能被骂你给我好好休息,黄濑凉太眨眨眼,又笑得一脸灿烂。
  青峰大辉猝不及防伸手在他脸上拍两下:“刚刚还在抱怨脸都笑僵了的人不是你吗?现在还笑什么啊?”
  黄濑凉太倒吸一口凉气,果不其然听见化妆组小姐姐丢了风度一声咆哮:“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碰我的凉!!!”
  青峰大辉被这一嗓子吼得三魂丢了七魄,闪电般缩手,但还是晚了,化妆组小姐姐已经奔赴战场,摆好架势叉腰开骂。全剧组的人都默默向这边看了一眼,“真可怜啊那个新人居然惹了化妆组的。”
  最后还是黄濑在一边拼命撒娇讨好才让小姐姐放过被骂傻了的青峰。黑皮少年摸摸鼻子还觉得有点委屈,回了一句“不就是摸了摸脸么至于这样么”,小姐姐提起一口气又要开骂,被黄濑截了话头:“小青峰!”
  黄濑的脸色难得有几分严肃:“我的脸就是藤原小姐的作品,请你尊重她的工作。”
  小姐姐回头眼泪汪汪,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凉。
  青峰大辉倒是一时间有点怔住了。
  他最终在黄濑凉太认真的目光中低下头来,手不自然地放到脑后,很小声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啦”,说完,感觉脸上有些烧。

  以前倒也没注意,黄濑凉太这家伙其实也挺认真的。
  青峰大辉对着黄濑凉太的身影出神。
  镜头里是黄濑放大的笑脸。五官是无可挑剔的,用妆容掩去几分凌厉,看着反而有几分柔弱。青峰努力告诉自己这个人可以在球场上把对手全队欺负到哭,但没用,还是觉得柔弱——话说把对手欺负哭不是自己的活么?
  取景逆光,黄濑提着鞋在沙滩上向前走,突然回头向镜头方向伸出手,远处浪花追赶海鸥,眼前少年笑容干净,头发灿烂如金。
  明明平时在队里不是这样的。
  平日里的黄濑凉太是好看,但再怎么说也只是比一般人好看那么一点而已,离现在镜头前的耀眼有一段明显的差距。
  自己不过是当了一天场务便累得半死,黄濑这家伙,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看似风轻云淡地在镜头前站稳脚跟?
  青峰不自觉喃喃:“真是不容易啊。”
  抱臂站在他身旁的松上点头附和:“是不容易啊。”
  导演高喊:“卡!”喊完,扶起拐杖起身。
  少年走出镜头向四方鞠躬:“辛苦了!”
  青峰不自觉微笑。
  笑着笑着啊,不自觉想起某人在球场上将球送进球筐时一不小心就笑出来的模样。
  嘛,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嘛。

  “小青峰?小青峰?”黄濑走过来,一脸奇怪,“在想什么呢,叫你也听不见。”
  青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摸摸鼻子:“没什么,回去吧,黄濑。”
  黄濑表情更奇怪了:“回去?你在说什么啊小青峰,我们还要转场去岛上拍摄啊。”
  “???!!!”
  “真是的,”黄濑凉太爽朗一笑,“小青峰又不听导演讲话啊,算啦算啦,快走吧。”
  ……我收回前言。
  这么辛苦一点也不值得啊!会累死人的啊!

  导演喊:“快快快!”
  最后一场,取的是夕阳景。黄濑凉太身穿白西装,站在悬崖边上,逆光打开双臂,是少年温柔缱绻的模样。
  船靠岸,黄濑凉太很自然地向外走。只不过才走了一步,就猛然停在原地。
  身后青峰推他快走,也探出头来,看清前面的路况后,他沉默了。
  他看看面前一滩泥水,再看看黄濑凉太脚下的白皮鞋,叹口气,再叹口气。
  拄着拐杖的导演走到面前,黄濑非常自然地为他让出路。他好像没看到这摊泥水似的,一边和副导演讲戏一边一瘸一拐地趟过去,过去之后好像才意识到黄濑还杵在一边,很平淡地吩咐青峰:“你,把凉太背过去。”说完之后也不管两人,继续边走边和副导演讲戏,全程没给青峰一个眼角余光。
  全剧组的人都在自顾自地忙碌,一直照顾他的松上背起两个沉重的箱子趟过泥水,一眨眼已走过两个来回。青峰想找他帮忙,凑过去,不等他说话,松上看他一眼,说:“你挡路了。”
  说完,绝尘而去。
  黄濑已经张开手在那里等,脸上依旧笑嘻嘻的,青峰挠挠头,也不废话,蹲下身手抄膝弯将人直接抱了起来。
  一路走到悬崖边才将他放下。
  黄濑眨眨眼睛,他想提醒他其实不用抱,背就好了啊。但他还是没说,反而伸出一只手环住青峰的脖子,另一只手握拳在空中挥舞,脸上笑开,见牙不见眼:“冲啊!”
  青峰皱着眉不耐烦:“冲什么啊!老实呆着别乱动,把你丢地上哦。”
  “欸——!小青峰真过分啊!”
  是谁在身后打开灯,摇晃的镜头里是两人依偎着的身影。
  化妆组小姐姐看见了,慢条斯理地把青峰喊过来,心安理得地张开双手。
  ……算了装作没看见吧。
  小姐姐皱着眉:“那边那个场工!过来!把我抱过去!快点!不要耽误我的凉化妆!”
  刚要走开的青峰背后一僵,感觉导演也看向这边,不得已认命走过去,把小姐姐也抱了起来。
  小姐姐在青峰怀里絮絮叨叨:“啊小鬼做事就是毛毛糙糙的,前辈叫你要大声回答‘是’,什么都不说是很不礼貌的。还有啊,明星的脸是不能随便摸的知道么,下次再敢不经过我允许摸凉的脸我要你好看啊没礼貌的小鬼。还有啊……”
  “……大姐你很烦啊。”
  “嘶——小鬼你给我看清楚!我哪里是大姐了!要叫前辈!虽然我年纪小但是要叫我前辈!不许叫大姐!!”
  黄濑站在悬崖边看青峰被魔音贯耳生无可恋,默默背过身去。
  “黄濑!你转过身去是什么意思!你在偷笑吗?你绝对是在偷笑吧!”
  “才没有呢。”
  “少来!你绝对是在偷笑!你给我站在那里不要动!等我过去要你好看!”
  “导演!什么时候开机!”
  少年们迎着落日张牙舞爪地大喊大叫。副导演停下来,笑着看向这边。“黄濑君今天真精神呢。”他这样说。

  拍摄用的悬崖下是一片海滩,轮到休息的场工排成排在下面泡海水。青峰将鞋子压在石头下面,洗去脚上的泥。黄濑凉太站在悬崖上往下看,一眼看见青峰坐在一排人里等海水涨潮,眼睛里是倒映的海天一线。
  他回头,向镜头展开双臂,海风凌冽,西服下摆飘荡,少年融化在温暖的云端,拥抱这个世界。
  至此,第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
  一起泡海水的人陆续离开,去参加晚上的聚会。青峰懒得动,在海边瘫坐着,想着要不要给黄濑传个简讯要他帮忙送个饭。
  “小——青——峰——”短信没传,某人已经提着袋子坐到身边来了。黄濑依旧是笑容灿烂的样子,难得他对着镜头笑了一天之后还能笑出来。青峰翻身而起,接过袋子,不遗余力地夸奖:“干得不错嘛黄濑,还记得带饮料。”
  日照已尽,海水倒映圆月,远处是无边黑暗,背后是灯火璀璨,黄濑凉太拉开易拉罐拉环:“小青峰怎么不去聚餐?害我找你找了好久。”
  青峰大辉忙着扒盒饭,回答含含糊糊:“要是在聚会上遇见那个大姐怎么办?那个大姐比五月还难搞。”
  黄濑听到这个笑起来:“哪有,藤原小姐平时都很和善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说起来,”青峰大辉放下饭盒,“我听她叫你‘我的凉’,她是你女朋友?”
  “什么啊?!”黄濑叫起来,“怎么可能嘛,藤原小姐是把我当弟弟照顾的,她自己孩子都两岁了好不好。”
  “哈?!”青峰叫的比他还大声,“孩子都两岁了?那不是大姐是大婶啊!”
  “……小青峰你真是,”黄濑忍笑忍到胃痛,“怪不得藤原小姐针对你啊,你真是太欠收拾了。”
  青峰一拳敲在他头上:“你这家伙,是在取笑我吗?”
  “好痛——!不是啦不是啦哈哈,真的,真的不是啦。”
  “不过,”青峰收回拳头,“孩子都两岁了还能这么工作啊,真是厉害啊。”
  “是吧是吧?”黄濑接话,“我也觉得藤原小姐很了不起呢,家庭和事业都照顾得很好。还有我们导演也是,上次拍摄事故把他腿砸断了,大家都以为要延期了,结果导演打着石膏就过来了,还陪着我们出外景,你没来之前有一场要去山上拍摄,我们导演还是自己拄着拐杖上去的呢……”
  “那么你呢?”
  黄濑的话卡在嗓子里。
  青峰继续说:“你也很不容易吧。”
  一直在镜头面前笑,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笑,一笑就是两三个小时,天气这么热也要西装革履将自己牢牢裹住,背上出了一层汗也要笑。打篮球的时候也是这样,都说是天才,但最开始的时候投篮投不中也坚持投,所有人都走了也会自己默默留下练习,不喊苦不喊累,谁问起来都能很开心地说我很幸运。
  说遇见小青峰很幸运,能打篮球很幸运。
  要不是跟在剧组工作了一天,这说法青峰也会相信。
  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幸运,所有的幸运,都是上苍开眼我见犹怜。
  青峰伸手摸摸他的头。
  “辛苦你了。”
  黄濑眨眨眼,再眨眨眼。
  心脏猝不及防地,咔咔摇晃。
  他歪歪脑袋,笑容柔软如幼兽:“小青峰怎么突然这样?要是在学校也这样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给你写情书的哦。要是我是女生说不定也会中招呢。”
  “要是你是女人,”青峰毫不犹豫,“我就娶你了。”

  ……特地搭最后一班轮渡前来探班的赤司绿间黑子紫原围观全程之后突然转身就走。
  不需要探班了,这两个笨蛋过得很好。


评论(2)
热度(74)

© 社会性死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