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李唐来

因为楚留香手游关注我的各位可以取关了。
不是太太是李唐。cp基本什么都吃,偶尔开点文,忙起来就会长期消失(ง •̀_•́)ง
心有理想,姿态谦卑

【伞修伞】last call(1)

写的温柔一点。

 

 

叶修没有手机。

2012年,触摸屏流行了几年,电子产品还是很贵。同一列车的同龄人塞着耳机听MP3,不理会身边父母的唠叨。叶修专心致志地看铁轨外后退的光,瞳孔一暗一亮。

他满心彷徨。

这是正常的。他十五岁,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孩。

没有去处,没有归途。

 

叶秋十五岁的时候,父母告诉他,你没有哥哥了。

就当这个哥哥从来不存在吧,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

叶秋第一时间被吓哭了。

我怎么会没有哥哥呢,我怎么把我哥哥弄丢了呢。

十五岁的叶秋怎么也想不明白。

 

列车去往南方,终点站在广州。

叶修买的假票,他心里慌张,他不说。

时间分秒流逝,售票员推着小车招呼沿途的人收收脚,喊花生瓜子饮料。叶修脑袋靠着窗玻璃,装着熟睡,放在口袋里的手涔出冷汗。

第一次买假票,表现不好正常。

他感觉路程差不多了,决定下一站下车。

下车是个技术活。

时值旅游淡季,客流量不大,查票查得紧。叶修低着头跟着稀稀疏疏的人流下了车,抬头先看了看天空。房顶高悬,人被建材罩着,他什么都看不见。

他混在一个用扁担扛了一肩货的壮年男人身后,磨磨蹭蹭跟到出站口。检票的是个疲怠的中年女人,动作机械,眼睛垂到睁不开。叶修压下视线,顺着人流走过去,摸出假票,四指压着递过去。

然后他在一瞬间看到了懒猫蜕变成狮子的全过程。

中年女人原本只有一线的眼睛在摸到票的那一刻猛然张开,他一把抓住他没来得及收回的手,用力一捏,糙着嗓子喊起来:“过来。”

声如洪钟,振聋发聩。

 

当断则断。

叶修用力一甩,挣开她的手,背着书包狂奔。

为了打游戏他这十五年离经叛道,与他们争吵与他们嘶吼,被砸过游戏盘也偷过他们口袋里的钱,坏事做尽死不悔改,却是第一次完全脱离轨线,如小行星挣脱万有引力,驶向没有光线的未来。

在湛湛青空下,在迎面春风中,伸展着四肢卖力奔跑着。

——速度太慢,姿势难看,周围保安助跑三两步跳起来就要抓到他。

但他自己不知道。网瘾少年在心中给自己加油打气:“向着自由!”

 

叶修不知道。

只有极少数的检票员能在摸到票的一瞬间检验出真假。

也只有极少数会摸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磨炼出这样的本事,在困怠的清晨,抓上级领导其实并不在意的逃票。

这是没人知道的职业操守。

 

叶修同样不知道。

2012年时,火车票并不要求实名。

他担惊受怕疑心家人会顺藤摸瓜找到他在这里,抓他回去,但在他踏上火车远离家乡的那一刻,便如一尾鱼跃入大海,一根针落进池塘,踪迹再无人知晓。

家人没有找来。中国太大,他们在北京,距此处千里。

此处是杭州。

 

叶修不读书,也听过苏杭的鼎鼎大名。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是人间四月的风情,是江南弥漫烟雨的眼睛。

叶修踏进这座以景观闻名全国的城市,志不在湖光山色,在路边开着的网吧。

他随便找了家小旅馆放下行李,转瞬手摸上键盘。

他是个网瘾少年,逃出来不是为了旅行或者寻求刺激,而是为了打游戏。

目的明确,不忘初心。

感动中国感动自己。

感动不了其他人。后来崔立知道了这段往事,说出的第一句评价是:“傻逼。”

当然当时他是不知道的。2012年他在杭州一家小网吧当网管,老板叫陶轩。某一天一人不带身份证进来他家店,手指在柜台敲敲说要台机子,崔立抬眼一看,哟,未成年。

果断把人拉到靠墙那一排。一串毛头小子窝在那个小角落里带着耳机盯着屏幕,身上校服都没扒下来。一初中生身后围着几个人,左边没开的机子座位上坐着一个看他打的。崔立过去把人扒拉开,叶修坐进去,等开机的时间也跟着看了几眼,魔兽世界。

他上机挂YY闭麦,同步打开魔兽世界。

来自艾泽拉斯的勇士啊,欢迎你们来到这里。

 

十分钟后,初中生背后的人全围到叶修背后。

三十分钟后,初中生一边打战场一边瞟叶修的屏幕。

四十五分钟后,初中生大喊一声:“他是联盟的!”

叶修身边围着的人齐刷刷三段位移漂回初中生背后。

一双双眼睛从屏幕后飘起,不怀好意地打量过来。叶修八风不动坐在电脑屏幕前,手指飞舞,顷刻间对面部落灰飞烟灭。

身边初中生看他眼神和看仇人一样。

叶修怡然自得地抖起了腿,不动声色地瞟他的脸,心说小朋友还是沉不住气太爱较真。鼠标再轻轻一点,对面部落再退避十里。

初中生脸色由青转黑。

崔立抬头,感受到了一丝诡异的宁静。

 

宁静终止于叶修这把战场结束。

身边初中生卡着点把一听可乐重重砸在叶修面前的玻璃台上,压下身子看他屏幕:“哪个区?来一局?”

叶修抬头:“啊?”

初中生一字一顿:“我说,我和你,打一局。”

“为什么啊?”

初中生深沉地眯起眼睛,视线虚无地聚焦于远处:“部落和联盟间的战争,没有理由。”

叶修:“……啊。”

——偷听的网管同志崔立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怎么,”初中生换上一副欠打的表情,“怕输啊。”

老实诚恳的叶修同志真诚回答:“这倒不是,我怕你等会输了你们部落没面子。”

身边围观的人哄然起哄。

初中生嘲讽得更厉害:“这种话还是等你打过我了再说吧。你最好小心点,别给你们联盟丢脸才是。”

叶修笑笑:“那不至于,你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

崔立猛地弯腰,躲到桌底下小声笑出来。

在他压低到听不见的笑声中,两人落座,输密码登账号,再次踏入艾泽拉斯大陆。刀枪与吟唱中两人对立,高高举起手中的剑。

初中生右手离开鼠标,放置胸前,祷告:“为了部落。”

……叶修保持微笑。

 

最后初中生离开的时候,脸色是铁青的。

他算是崔立这儿的老主顾,技术不错,脾气也还行,起码不骂人,除了中二之外有点嘴碎,每次都是一帮同学拥簇着来,一堆人坐在角落里联机开黑。彼此最多隔两个座位也要吼着说话,聊起游戏来又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今天难得被人打得话都说不出来,低着头和要哭了似的,崔立还有点新鲜。

新鲜之余还有点好奇。初中生中二是中二,技术还是可以的,反应快脑子活,不至于随便来个路人都能把他花式吊打。能把他吊打到这个程度的,崔立在此之前还只见过一个……

围观的人散去,里面坐着的人换了个游戏登录。崔立过去邻着他坐下:“可以啊兄弟,厉害啊。”

叶修笑笑:“是他水平不行。”

崔立眉心针扎般一皱。

他扯开一个笑容:“小朋友喜欢高难度?我倒是认识一个高手,可惜要明天才会过来。你俩要是打一局,肯定精彩。”

叶修偏头:“高手?”

崔立自信点头:“绝对的高手。”

 

 

苏哥哥为什么还不出来我要哔哔不下去了orz

 

《魔兽世界》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里面的玩家被分为两个阵营:联盟与部落。相传联盟玩家与部落玩家之间水火不容,互称“联盟狗”与“部落猪”,关系恶劣到可以毫无理由的开战。但没有到上升现实的程度,文中相关部分描写有夸张成分。我没有玩过这款游戏,有关参考资料来自网上的资料或魔兽玩家讲述,如有纰漏,还请海涵。


评论
热度(13)

© 自李唐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