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个死人
偶尔诈尸

【武华武】之子于归(全)

麻烦点小红心啊求你们了我真的超想要那个挂件!

1.

华山,想买房。

武当表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华山门派,历来是和其他门派不一样的。

他们不仅穷,还特别穷。

特别穷的华山出特别有骨气的弟子,特别有骨气的弟子在金陵卖艺碰到特别无聊的武当,特别无聊的武当抱着剑匣子看华山舞剑看了一下午,没给一文钱。

华山表示这不是个假武当。

 

3.

武当看到灯火阑珊,人群散尽,起身拍拍袍子也要离开。华山还想挣扎一下,上前拉住人家衣袖:“爷,你不给点吗?”

武当偏头,白衣染华灯,眸光璨若星辰,他看住华山,诚恳发问:“你愿意和我发展一段社会主义兄弟情吗?”

华山:“……”

华山:“党的儿女拒绝和你说话。”

 

4.

自此武当每天都来看华山舞剑。

华山摆摊随心随意,一会儿摆到夫子庙一会儿摆到玲珑坊门口。武当每天踩着鹤飞遍金陵每一条线,远远看见华山背影就飞过来,找到了之后不说话,抱着剑匣子专心致志地看,风雨无阻,无怨无悔。

从不给钱。

 

5.

偶尔收摊之后,华山会陪着武当聊两句。

武当问他:“你舞剑,是只要客人要求了什么都舞吗?”

华山点头:“是啊。”

武当:“那清风十三式呢?”

华山:“我不会啊。”

武当:“你师父不教你清风十三式,是不是怕你舞剑时候就教万圣阁的人学会了?”

华山:“……”

华山:“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学会。”

武当:“我这几天看你练剑,你的招式我已经学了三成了。”

华山:“……”

华山:“其实不是这样的,清风十三式是我们华山内门功法,精妙无双,不是一般弟子能学会的,师父不教是因为我资质不够,怎么可能是疑心我没有防备,傻乎乎地教奸贼剑法呢。”

武当颔首:“哦。”

华山:“嗯。”

武当:“你说的话你自己信吗?”

华山:“滚。”

 

6.

华山喝多了,也会主动找武当聊天。

他偷溜上点香阁的房顶,左手揽着武当右手抱着酒,留一只脚用来指点江山:“等老子攒够了钱,这金陵的房老子看上哪儿买哪儿,沈怞敢赶我我就买到点香阁对门,开个怡红院和他对着砸。”

武当:“……你醉了。”

华山把武当大力一揽:“他们点香阁有蔡居诚,到时候你也给我来做花魁啊。”

武当:“……你疯了。”

华山猛地照着他后脑勺大力一拍:“你这花魁怎么说话的,叫我华妈妈。”

武当直直从房顶上栽下去。

 

7.

后来半个月内华山看见武当拔腿就跑。

假酒害人。

 

8.

半个月后华山长脑子不长记性,又来找武当喝酒,又一次喝醉,依旧拉着他在点香阁房顶上聊天,说一句拍一下武当的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唾沫子横飞:“我要是有钱了,我就把房买到江南去……”

武当打断他:“你很想买房?”

华山大力一拍:“那可不大兄弟!男人不就得成家立业嘛,不买房成什么家?”

武当偏头:“我与你打个赌约,你我二人中若你先买房,庆你乔迁之喜,我请你喝点香阁最贵的酒,若我先,你住到我家去。”

华山费力睁开眼,瞪着一双放空了的眸子看他。武当望回去:“如何,敢么?”

华山弟子,丢什么不能丢一身孤胆。酒坛子一摔,华山站起来:“谁说我不敢?武当的你听着,这次你输定了!”

夜风猎猎,华山的衣袍吹开半散,武当眯眼一瞥,转头望向明月。

 

9.

自此华山的业务扩展了不少。

他如今傍晚人多的时候仍在卖艺,白天里人少,便打马跑过大半个地图,去明月山庄门口蹲点接悬赏,间隙间打两个摸金和尚,入夜深了,便扛上锄头,去少林挖地灵果换钱。

披星戴月下来,小金库充实了,人却熬瘦了。

华山却不觉得辛苦,终日眸子亮着,还在四处找活干,路上遇到两个采花贼也得抓下来,拎到官府去换那几千枚铜钱。衣服破了更是舍不得修,宁愿先穿旧衣服,再把称谓改成“极品红装值得拥有”。

日积月攒下来,终于在赌约的七天后,攒下了买地皮的三万两银子。

华山的同门看在眼里,惴惴不安地去问华真真:“师姐,我们华山真的那么穷吗?”

 

10.

至于武当……

武当在定下赌约的当晚氪了一单648买下最贵的地皮盖上最好的房子敲响华山的房门。

“你,什么时候和我回家?”

华山:“……”

华山:“滚!!!!!!”

 

11.

武当变成了华山的背后灵。

华山不肯和他回家,武当便每天跟在他身后,抱着剑匣子不说话。华山打明月悬赏缺输出,武当光速申请进队,队长想点同意看着华山可怜兮兮地拽着他的衣袖又左右为难,最后还是队里的云梦小姐姐做主:“放人吧,他高修。”

华山低修脆皮,围着云梦小姐姐转不敢乱跑,委委屈屈地拿剑戳地上的小蜘蛛。小蜘蛛满地乱跑,华山追得满头大汗,武当抿唇,抬手斩无极,小蜘蛛和boss一起死的干干净净。

华山回望过去,恰巧抓到武当望他。两人相隔大半张地图遥遥相望,斜阳日照地上光影交缠。华山一皱眉,武当就偏过头不敢再看了。

队长收剑:“走吧。”

前方道路险阻,华山走在前面,武当远远缀在身后,斩无极铺在华山脚下,他踏着平地过去,相安无事,默默无言。

闻道才师叔警惕:“听说你想抢我的斩无极形象代言?”

 

12.

时间久了,华山门派上上下下都知道,有个武当的在追自家师弟。

虽然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理由,传言普遍认为是自家师弟勾引了他们武当的道士。

某华山弟子恨。

 

13.

华山开展了新业务:红榜悬赏。

他在世界上喊话:“性感华山在线接单,千里送死刀刀见血,绝不给脱装备时间,侠义江湖,快意恩仇,爱他就要悬赏他。”

倒是很快有生意上门。华山追踪过去,地图切换,武当站在中原,眉眼低垂。

华山:“……”好气哦。

“别走,”武当定定看住他,“我不脱装备,你打吧。”

“5200两银子,买你五分钟。”

华山小心脏扑通一跳。

 

14.

几个月以后,华山的师兄来武当家看望师弟,闲来无事和武当聊到往事。

师兄说:“你知道当初为什么他不肯和你回家吗?”

武当摇头。

师兄幽幽叹道:“你要是早点给他钱,哪来这么多事。”

 

15.

此时武当还不清楚华山的秉性,他许久未吐露真心,剖白磕磕绊绊:“我是听你说,你很想有自己的房子,才骗你打这个赌的。”

华山眼睛盯着时间。

武当:“我并非要故意折辱你,你来我家的话我必定会以礼相待,绝不会差使你做什么粗活。”

华山开始四处乱瞟。

武当:“我并非图谋你的剑术,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

武当:“我只是想给你个家。

“跟我回家好么?”武当涨红了脸,“华……华妈妈。”

华山:“……………………滚啊!!!!”

 

16.

当日,华山连夜滚进了武当的家门。

 

17.

武当的家和其他侠士的家是不一样的。

他家大。

华山表示有钱了不起哦还要特地说出来。

 

18.

偌大的地面上孤零零摆着一栋房子,远远看着都觉得孤独。

华山心想着绑几个NPC回来看门,翻了翻列表看过属性,决定绑蔡居诚。

师姐来看他的时候,武当正好出门绑人,师姐问起来他去哪了,华山如实回答,师姐一惊:“难道你不是看门的吗?”

再是一惊:“你让金陵花魁来看门?”

又是一惊:“你让他们武当二师兄来给你华山弟子看门??”

华山:“…………”对不起我错了我这就滚。

 

19.

家里左边是只云梦,再左边是只暗香。

右边是山。

云梦单身,正值七夕,她浑身充满怨念,自家的菜园子也不收拾了,每天在世界上蹲情缘,一天能发掉十几万铜币。连续发了两三天,情缘没找着,私戳里一溜儿的“土豪,包养我吧!”

云梦挨个儿全部拉黑。

 

20

开始的时候华山还是不习惯,说要去侧房住,武当偏偏头不置一词,转头把蔡居诚安排进去。蔡师兄不负众望,一招白鹤亮翅把华山劈出房门。房门外面武当站着等着。华山气急败坏,把枕头丢到武当脸上去投奔云梦。云梦半夜被拽起来给华山倒了杯水,听他讲完整个故事后还有点同情,当然也不排除抱有“能拆一对是一对”的腹黑心理,收留了华山一夜。还没睡下多久面前飘过一条全服传音:“半夜不回家,是要和云梦睡?”

云梦:“……”

华山:“……”

自此华山再也没能踏进云梦家一步,原因是云梦说她丢不起这个人。

 

21.

最后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

华山住进了武当的房间。

武当住进了蔡师兄的房间。

蔡师兄:“mmp哦。”

 

22.

后来华山问武当是怎么和蔡师兄和平安好共处一室没让他把房顶拆掉的。

武当不慌不忙,召唤出了萧掌门。

 

23.

房子有了着落,赚钱还是要继续。

华山依旧每天在街上卖艺,武当也依旧抱着剑匣子在旁边看,两个人之间没有说话,夜深了回同一个家。

云梦也凑热闹去看过,第一天还饶有兴致,第二天便开始喊无聊,拉着暗香开始逛金陵夜市。华山干脆收了摊陪着逛起来。武当落后一排,默默跟在后面。华山走了一会儿觉得不对,把武当揽过来,推着他走到中间,轻佻笑道:“爷,你看上什么尽管吩咐,整个金陵我都给你买过来。”

云梦一拍手:“那边那个卖花的!把人给我买了!”

华山跟着吆喝:“行嘞!”

卖花的小妹妹拔腿就跑。

人民群众纷纷侧目,暗香在一片啧啧声中慢慢拉上围巾,和这两人保持距离。

 

24.

第二天,一栋名叫“818那个跪舔大佬的无耻华山”的帖子在贴吧平地而起。

帖子内容劲爆,用笔老辣,开门见山报ID直接怼,定位精准到帮派担任职位,加上又带点桃色,一经发布便引起了……群嘲。

吃瓜群众的回应异常统一:人家交朋友关你一个路人什么事。

楼主删帖删的飞快,一边删一边继续更新。在他的讲述中,华山逐渐了解到武当原来和云梦是一对,暗香是其中对云梦求而不得的苦逼男配,而他直接越过恶毒女配剧本抢了女主戏份,先是与云梦接触与武当打成一片,再利用阴谋把云梦踹开,云梦日日以泪洗面,还要在武当和小三面前强颜欢笑,心中郁结,活成了转世林黛玉。

华山翻了翻,没看懂他把暗香提出来是为了铺垫个什么剧情。

华山打个哈欠,想出去找武当八卦一下,门一开,就看见帖子里的女主角悄悄摸摸翻墙进来,在自家院子里偷鸡。

 

25.

“……你听我解释。”

“快雪时晴!”

 

26.

不听人解释的后果很惨烈。

华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护卫一把抓进牢里,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等他忍痛交完保释金出来,自家的鸡已经被云梦偷了个干干净净。

他提着剑去找云梦算账,云梦远远望见他的影子,把手里十几个菜鸡包迅猛地塞进蔡居诚嘴里:“蔡师兄快吃啊!这是我好不容易弄来的一个都不要给他们留!”

蔡师兄:“……”

华山:“……”你蔡师兄要被你噎死了诶。

 

27.

华山给自己的定位是武当家的护卫。

没有保护好这个家最大的财富——鸡,他觉得很懊恼。

他装作不经意,在练剑时候和武当提起这个话题:“今天云梦翻墙进来,把我们家鸡偷了。”

武当没说话,不知道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华山把剑一收,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汗,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还有,我刚看了下,烟火值够了,可以升三级了。”

武当的眸子瞬间亮起来。

 

28.

武当其人,混熟了才知道,小孩子心性。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因为家园等级太低没法铺地板而不想装修,谁劝也不行。

偏偏他朋友少,烟火值升的很慢。升三级这点烟火,还是华山那帮不靠谱的朋友每天找他唠嗑唠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武当愿意装修了就是好事。华山睡了这么多天一阶的大床,背硌得慌,手脚发硬,早想换张床了。

云梦听说了之后兴冲冲拉着暗香过来,美其名曰参考,实则手到处划拉:“这里摆个柜子,那边弄成浴室,再弄个屏风隔开,然后这里弄个茶几,旁边摆点小花小草什么的。房子地板不好看?全铺地毯啊。”

华山吓得手一抖。

更吓人的是武当考虑了一下后,竟然觉得云梦说的对,转头再氪两单648.把华山的房间地面全铺上200元宝一张的蓝地毯。自此华山进门前必先沐浴更衣,进屋绝不穿鞋,每天开窗通风换气,更是要求睡在地上,说是有一种被钱包裹的快感。

武当:“……”要不要告诉他床更贵。

 

29.

关于庭院的设计云梦和武当起了争执。

武当坚持要在正中央种棵柳树,云梦反复说明柳树种在中间真的不好看,武当不置一词,依旧将小小一棵垂柳种在院子正中间,被周围高大的松木环绕着,和被欺负了似的。

当时云梦觉得武当就是个傻逼。

后来某一天,云梦来武当家偷鸡,翻墙进去看见柳树下睡着个人,是华山,练剑练累了靠树睡着了,武当站在房子的二楼,低垂眉眼,注视华山安静的睡颜。柳叶摇晃,像是电影里女主角在风中飘荡的红盖头。

可惜是个绿的。

云梦心情愉快地想,武当果然就是个傻逼。

 

30.

武当很早就认识华山。

那时候他打论剑,华山摔残了进来,称谓改成“可以直接把我打死”,“但不可以不给我钱”,滚动播放。

当时的武当还是萌新,觉得直接把人打死不太好,于是坐下给他疗伤。华山不规矩地爬来爬去,武当好脾气地反复申请,最后五分钟时间到,两人双双传送出去。

华山特地找他的ID,给他发私信:“谢谢啊小哥,有事招呼。”

武当心里一动,说:“你可不可以带我打薛家庄侠士?”

华山直接发来一个入队邀请:“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进本五分钟后华山被噬心鬼王砍倒在地。

武当默默无言,觉得自己上了灵车。

此时华山在队伍频道里发来一条语音:“等会奶妈和暗香和我进去,奶妈奶暗香我换药,武当小朋友在空气墙外面等,我看见他被打了总想过去抗,容易分心。”

武当扣了扣键盘上的D键,没有发言。

第二次很轻松就过了。武当和华山道谢,华山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装着老气横秋的样子,故作沧桑地说道:“小朋友,要变强啊。”

那是刚开服的时候。

排行榜第一的大神还没有退游,大堆玩家组队去鸡鸣寺顶信仰之跃,监狱里的人才熙熙攘攘,从不令人失望。

武当还未乘风而上,名动江湖。

他给了华山一把钥匙,通向他的家门。

 

云梦

云梦发现华山和武当间的奸情,第一时间找的就是暗香。

两个人坐在云梦家院子里喂蚊子顺道喝酒,喝着喝着云梦就醉了,拍着桌子嚷嚷:“就、就武当那个棺材脸,为什么他也有情缘?他都有,为什么我没有?”

暗香:“总会有的。”

“我就不服了,我们区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好好处cp?一看私聊全是求包养,这都什么玩意儿!”

“总会有人出现的。”

“凭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有情缘了就我还单着啊,总会出现的那个人现在死哪去了啊?他是不是认错人了看上别的妹子了啊?”

“也不是都有cp啊。”

“那你说说谁没有?”

“我就没有啊。”

“你没有cp哦?”

“对啊。”

“真的啊?不是骗我的啊?”

“不是啊。”

“这样啊……”

“嗯。”

“……”

“……”

“我喜欢的是吞山海大和尚。”

“……”妈的死gay。

评论(25)
热度(253)

© 社会性死亡 | Powered by LOFTER